午餐

灣家人
以非常慢的速度寫著文

目前文野織中心,雖然織太寫得比較多但其實是雜食。

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

 不管怎样《蓝花》完结了跪着都要给猫桑码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虽然我拖了很久很久但还是发出来吧(

  从入坑开始追的猫桑,看着文萌上了一个又一个织的冷CP,但总归一句话还是特别喜欢猫桑的纪织。

  纪德先生这么撩你们看看他!!猫桑笔下的纪织总是纪德先生一本正经的在撩织未遂,法国人过剩的浪漫和日本人的木讷擦不出激烈的火花,反而沉静下来变成一种老夫老妻的安定感(?),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推猫桑的纪织,理性派的织和浪漫派的纪德先生放在一起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(词穷


  那

【南→勇】喜歡一個人的感覺

※對我是來混更的,拉個舊文假裝我還有在寫文

※主維勇,我不做拉郎南季這種不爭氣的事了我就是想寫寫小南,所以說不定是香南(求香奈子老師的戲份啊啊啊

※看yuri的時候拜倒在小南和光虹的腿下我明明是個大叔控,啊,也很喜歡切萊斯蒂諾和披集君

  「吶吶香奈子老師,有過喜歡一個人的經驗嗎?」
  少年在溜冰場的牆緣邊急煞車,手抓著牆緣的扶手,問。
  「總是有的吧。」
  香奈子摸了摸南方才摔紅的手臂,回頭醫藥箱裡找創可貼。
  「小傷而已不用麻煩啦。」
  南搖了搖手,摔倒是常有的事,...

【织太】秋色

※双性转,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!

※好久之前被某个大大的双性转炸到之下的产物

※转世


  「妳不觉得秋色很美吗?」治子捏着枫叶的尾梗,让巴掌型的叶片在秋风中颤动,好似枝桠上摇摇欲坠的秋色。

  「禾字旁有一把火,燃烧了一整个秋季,火红的枫火红的霞,铺天盖地的都是你的色彩。」一阵强风,秋色落了,治子将视线从被西风卷走的秋叶移开。

  「吶,咲(saku)。」她喊着我,省了姓,略了名,只挑自己喜欢的部分喊。

  「我喜欢秋天,喜欢妳。」

  她的手附上我的...

【F/AP黑劍騎】少女(?)的祈禱(下)

※ @蒼天白月 華麗爆字數然後收尾還很草,為了表示補償我還是會把羅曼文西寫出來的(大概是明年)但總之我就先等你的圖了(喂

※啊我上次留言打到一半被坑說打超過400個字(字元數到底怎麼算的)又懶得重打所以就放這了,飛哥答應同居是因為拒絕不了(诶,然後ap沒看過一點關係都沒有反正只要知道我很死齊格就行了,嗯

  這是第幾次了,掀開被子看到的是躺在懷裡的阿斯托爾福,這可不是睡相差就能帶過的事。

  男女同房已經是他的極限,同床共枕這事可沒法接受。

  「喂,Rider。」搖了搖少女嬌小的身子,齊格飛想好好談一談關...

【F/AP黑劍騎】少女(?)的祈禱(上)

耶我厚顏無恥的生賀  @蒼天白月 


※拒絕齊格,保證劍騎Only,看我怎麼強行拆掉阿斯托爾福醬對齊格的箭頭


※我家冷冷冷冷冷的某BG配會出來一行,請別介意。我只是,單純想拉郎。


※總之先假定齊格飛不知道阿斯托爾福醬的性別


※少☆女☆心☆(大概有吧?


※OO你個C的內心戲超多飛哥,諸君,他那麼好


  三個環,金光閃耀著升起一道光束。

  那是在聖杯大戰後,他再一次遇見那名少女。粉色的髮紮成單條長辮垂在身後,元氣十足,腦袋裡...

【夏(?)织】难忘的那年盛夏

 

※宰第一人称,但大概是OOC的?

※一个夏目先生收养织的私设,虽然看起来应该是织太但我要坚持它是夏织,对就是夏目漱石的那个夏(#

※改模拟试题作文混更的我

 

  小桥,流水。夏日艳阳和噪耳蝉鸣幻化为高热的阳炎,海市蜃楼里刺眼的日光逐渐淡去,身体被冰凉水流包覆而渐渐下沉。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好凉,盛夏天里果然适合入水。

  糢糢糊糊有个声音在呼唤我,平平淡淡不带一丝起伏。原来天堂现在也全面机械化,又或者是地狱缺工?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没跑过一轮,嘴唇上软软的触感将我拉了回来。

  「咳咳咳...

【织+宫】乡间情怀

※友情向,一个不会吐槽,一个照单全收,互相毁三观的故事(#


  基层人员的悲哀,就是上头叫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,调停吵架,分手谘商,寻找宠物,还有到偏僻的乡下跑腿。

  事实上森先生并没有告诉他要拿的东西是什么,但既然是命令,他也只能乖乖接下。

  颠簸的车程持续了四个多小时,列车停在绿意盎然的森林,日光透过绿荫撒下,在暗处待得太久,眼睛有些无法适应。

  看着手上的地图,往下还要再走一小段路。不过也只是就地图而言,在没有比例尺的情况下他也不是很明白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段路。...


【织田中心】一家不起眼的武器店

※CP太杂就不打tag了,算是纵观所有可能的织CP然后提出感想,然后硬要說的話大概是太织……吧?


  我叫织田作之助,是名刀匠。

  我已经忘记自己在这里开了多久的店,看人来人往。人们总说我锻的刀特别利,像能从心口剜出血来。

  短刀、胁差、打刀、太刀,无数的人从我这里买了刀械,我从没有过问他们的理由,只是,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令人没来由的哀伤起来。


  幼时我曾经接待过一个客人,银白色的发,朴素的和服,他牵着蹦蹦跳跳的男孩,他说他想买一把刀,一把足以守护人的刀...

【织太】今夜的月色真美

※宰第一人称


※太宰治教你花式告白系列(不


  偶尔,我喝醉的话织田作会背我回那栋他一个人住的小公寓,爬三层的楼梯,掏钥匙的时候注意着不要让我摔下去。头靠在他的肩上,我想每一次装醉或许他都看得出来,却还是这样无怨无悔背我回家,就是那么一个老实人。

  天开始凉了,他把我放在沙发上,脱下那件长风衣盖在我身上,自己到阳台抽根烟。

  织田作的烟瘾并不强,就是偶而能在他身上闻到淡淡的烟味,据本人说,似乎是为孩子们戒了烟,还没戒全。

  我偷偷睁开眼,阳台的风吹动他红棕色的发,烟头的火星在夜色...

【织太】一份零分作文

※看不太懂日本大考制度所以直接用了台湾的

※我们的国文是选择和作文一起考,选择54分作文54分,作文又分两篇短文一篇长文,长文满分27分

※尝试了神秘的文体

 

 

▲资料一

  来自大考中心,准考证号码XXXXXXX考生,作文试卷。

 

一、

(未作答)

二、

(未作答)

 

长文

无标题

 

  我们现在究竟是生亦或是死,时间日复一日的消耗,我在忘川水里找你的眼泪。

 

  我现在在考场里,左右传来的都是勤奋下笔的沙沙声,大概没有人像我...

©午餐 | Powered by LOFTER